寂灭之心-司马懿

  • 生存能力:
  • 攻击伤害:
  • 技能效果:
  • 上手难度:
  • 英雄类型:刺客

    寂灭之心介绍:

    司马紧闭着双眼,而眼皮跳动不已。辗转无眠的时刻,模糊形象开始涌入头脑:父亲的死、江郡的小女孩、还有一些他无从知晓意义的场景:在非常古老的时期,一些人类和魔种从一座塔的底部被升到顶端,挨着被神的弓箭手处以死刑……那是——?有人告诉他,那些人是魔道家族的祖先。

    他的眼泪无法遏制。

    正在专注抄写什么东西的同窗诸葛,被他的私语惊醒,走到他身边。

    他看到仿佛是饱受折磨的青年,最终用什么打败了梦魇似的:在他人不可见的漫长缠斗后,露出苍白的微微一笑。

     

    多年后,诸葛再看到这个笑容。在赤壁丘陵带的营帐内。

    此时是冬天。四处都在刮北风。万物都在受冻。何况一支被打得溃不成军的队伍。

    这一战,益城和江郡联盟对抗南下进攻的武都军队,在稷下同好、“笑口常开的杂耍艺人”和一些未知势力的配合下,诸葛开启了具有强大杀伤力的上古遗迹东风祭坛,对铁锁连成一体的武都舰船造成了毁灭性打击。武都军师司马懿在重伤中昏迷数日,当他睁开眼睛时,看到了那张稷下读书时代最熟悉的脸。——那个人就坐在床榻边,安安静静的看着他。司马坐起来,发觉自己的手腕上,黑色的血流已经止住,伤口结痂。

    在整个武都或说整个三分之地,都不会有大夫能做到这点。

    “你怎么进来的?”黑色的眼眸微微一动,无情地望着眼前人。

    “一切都在计算中。”诸葛简要的回答,站了起来,“走吧。把那些东西还给我。否则……”

    “否则我就死?”他又注视手臂上的结痂。

    诸葛没有再回应。

     

    山间刮着寒风,他们顺着陡峭的小道往上走。三分之地在偶尔的俯瞰和回望中逐渐变小,山、江、河、湖,更远一些是海岸。就在这宛如沙盘一样的版图上,各方施展力量扩张自己的领域,此消彼长,反复分割出新的界限。如果神一直处在比他们要高的地方,那这一切是不是早就为神所知?或者,那早已隐退幕后的神,在每个时代借助力量,永远的控制着他们的命运?

    这些念头从诸葛的脑中掠过。

    诸葛随即意识到,这是他惯用的精神控制术。他很快解除掉这种控制,一心一意盯紧那个人:曾经的稷下同窗。现在的敌人。永恒的对手。

    然而,要正视最后两点,多么难。

     

    司马,从武都来到稷下的少年。君主对他去稷下读书请求看似慷慨应允的背后,是暗令军队沿途击杀,幸而骑鲲的贤者路过,救下他一命,并把他带到了学院。

    杰出的智慧让他很快与稷下第一的诸葛彼此欣赏。对于贤者教授的上古知识,他们吸收极快又极为渴求更多的部分。二人查阅无数史料,离开稷下后,他们从朝歌遗迹到西边荒漠,探寻天书碎片。然而,一些奇怪的事也在发生:另外好友的死亡、已集到的天书碎片的失踪……

    很显然,他们已经分裂,有了全然不同的立场。他从他们共同的成果里夺走的部分越来越多,而诸葛全然不知那些东西去了哪。

    司马回归武都,辅佐君主之后,诸葛明白了,只有加入三分之地的争夺战,他才能知道那些东西去了哪。

    这是持久的对抗,随着时间流逝,司马也在向他索要东西。

    那些上古奇迹。怎么打开。

    看来他已经从天书碎片里得知了上古奇迹。但这是诸葛绝不可能告诉他的事。因为诸葛自己也不完全了解。何况,司马这样一个……

     

    这样一个……什么人呢?

    司马不再施用精神控制,而开启意识的对话,对诸葛的追问接连而来。

     

    “……一个‘魔道家族’的典型人吗?”

    “……永远潜藏在人间的犯罪者?”

    “他们的天才就是他们的罪恶。他们的罪恶就是他们生存的根本?”

    “是这样吗?诸葛?”

    “诸葛,一种流源于天书碎片的预言曾风靡三分之地,具备解读天书天赋的孩子被请去宫里。武都的君主也做了这么一件事。而他请来的孩子声称,我那身居武都要职的父亲,将终结曹氏一族。

    父亲就这样被君主杀掉了。”

    一阵寒风尖锐地刺到诸葛的脸。他有些被激怒地回应道:

    “我不愿相信世间偏见。我甚至可以不相信天书预示的每件事都是对的。我相信过你。可是你做了什么呢?”

    风仍像冰刀一样刮在脸上。那人黑色的袍子抖动在山道消失前。

    “你做了什么呢?司马?你不是辅佐了杀掉你父亲的人吗?你不是协助他肆虐三分之地、让战火与灾难无休无止么?武都军队所到之处,屠城毁书……这就是无辜的你么?……如果说魔道家族的诅咒注定让你走上和我不同的路,那你对自己同族的人又做了什么呢?你自己一手解救的那个同样受诅咒的江郡女婴,你本是怀着同情将她私自培养、最后却仍然想要利用她,因为她想脱离于你,你就杀掉她的恋人……”

     

    空气之中产生了一丝微小的震动。

    诸葛感到这个空间内存在着第三个人。可他难以判断那是谁。直到一线浅蓝色的光晕出现在山头。又隐去。

    诸葛恍然大悟。赤壁之战,烈火熊熊,他虽打开那终极太古武器,却控制力量,对司马留命,忽然汹涌而来的潮水偏偏将司马所在的船舰冲带向火光中心。隐约之间,他见到橘色的飘带闪烁水上,浅蓝色的光晕转瞬即逝。

    看来那女孩的心意很坚决,她将要伺机杀掉司马,在每一条他走的路上。

     

    道路越往上越曲折迷离。两边开始出现一些悬浮半空、若有若无、闪着光泽的碎片,像菱镜一般。

    到了山顶,这更成为一种奇景。它们构成一个旋转的圆柱体,萦绕山头。

    司马站住:“我为何成为现在这个样子——看那。”

     

    诸葛顺着司马所指,望向那片天书,碎片中出现了武都王宫。被请来的孩子解读天书,随即,司马父亲被秘密处死。那个孩子的脸明晰起来。

    “那个孩子……就是你,诸葛。

    你声名在外,贤者们为了护你,将你带到了稷下,抹去那段记忆,又为你重新命名。并教你正确的了解知识的方法。

    这一切,是我从寻找的天书里发现到真相后,贤者为我解答的疑惑。”

     

    “为何要成为一个文明的毁灭者?因为我想要去恨,却不愿恨你。你是这个世界上,第一个对我伸出友情之手的人。‘柔克为懿,温柔圣善为懿’——记得吗?”

     

    “如果我能一刀杀了你,我便能释放我的痛苦。可是我做不到,我只能去恨知识,恨宣扬着知识无上的文明。所以,你明白了为什么贤者虽然希望我克制邪恶力量、却永远不会责难我么?”

    “诸葛,看着我。”

    诸葛望向碎片中的司马。

    “记住我最后的样子。”从手臂开始,司马身上蔓延出无数的黑影,“我没有受伤。赤壁之战,我就是迫使你给我打开东风祭坛……黑暗力量激发了我,我的能量做了一次更新,所以……虚弱不堪。但是现在……差不多了……——你在黑暗里给我写下的那个字,我再也用不着了。”

     

    浅蓝的光一闪而过,从天而将的复仇者似乎要利用这最后的机会召唤海潮,阻挡司马的前进。

    时空穿梭之术击退了阻拦的力量。诸葛知道,自己正在做这一生中最后悔的事。

    可是……就是神,也会为自己的选择而后悔吧。

    放他这条生路。

    这是他的路。

    这一刻,诸葛心里闪过这样的念头。

     

    带蓝色魔眼的灵体冲出司马体内,扑向天书。

    “已毁的灵魂,绝世的威力!”

    查看更多+
    • 出装加点推荐
    • 皮肤欣赏
    正在努力加载中,请稍等...

    图文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。

    Copyright © 2019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鲤鱼大发快3-大发快3发烧友的资讯社区 版权所有

    备案号:粤ICP备17024501号-2  技术支持:鲤鱼大发快3

    鲤鱼大发快3-大发快3发烧友的资讯社区订阅号